火劫之後兩年的巴黎聖母院管風琴 (上)

Two Years Later: An Update on the Organs at Notre-Dame de Paris Part1

2019年4月15日,巴黎聖母院因火災嚴重損毀,全世界都大為震驚。兩年後的今天,為了清理火焰、黑煙和灰燼造成的破壞並進行重建,種種努力持續為全世界帶來感動與團結。本篇訪談譯自法文內容,受訪者拉特利Olivier Latry為聖母院首席管風琴師兼巴黎音樂院教授,他談到了聖母院裡的教堂音樂、大管風琴修復工程的現況與計畫,以及2019新冠肺炎所造成的影響,由Vox Humana副主編Katelyn Emerson採訪。

感謝Katelyn Emerson副主編授權本刊翻譯!

Katelyn: 拉特利教授,非常感謝您接受採訪。您和Philippe Lefebvre及Vincent Dubois是巴黎聖母院的管風琴師,在各種聚會儀式中演奏大管風琴。請問您們平時如何分配彈奏管風琴的工作,還有彌撒和其他職務?您們會如何決定全年度的工作計劃,尤其是您們都還有繁忙的教學和演奏行程?

Latry: 一般而言,聖母院管風琴家的工作分配會預先在三年前就安排好,讓我們可以用其餘的時間再規劃別的活動(音樂會、講學、授課等)。但如果有必要,我們都可以跟其中一位同事對調。由於是提前很久就安排了這些聚會儀式的工作,我們也就能夠將重要節慶活動的工作分配好:我們以三年為一個單位,三個人輪流在主要的教會節慶中演奏,包括聖誕節、復活節、升天節等。

這些聚會儀式從星期六上午開始,到次週的星期五結束,整個星期中的服事包含星期六和星期天的彌撒,以及週間會舉行的任何聚會。此外還會有禮儀年的節慶活動(撒灰星期三、耶穌升天節、獻殿節、聖母升天節、萬聖節、聖誕節),或一次的國家聖禮典。聖母院也是國家教區教堂,所以有時候會舉行某個政要的喪禮,或重大災變(空難、恐怖攻擊或其他悲劇事件)後的特別彌撒。

Katelyn: 聚會儀式看起來都是行之有年而毫不費力,但是要能呈現得如此順暢,事前要先投入極大量的工夫。是否可具體分享一些幕後準備工作的實例,或透露一、兩個在千鈞一髮之際化解危機的真實故事?

Latry: 這類的實例太多了!我們總是在努力避免最慘的狀況發生,幸好所有的禮儀帶領者之間有許多溝通工具,所以每次都可順利執行任務:有內部對講機讓我們可以收到司儀也就是合唱管風琴師的指令,也可以跟任何一位主祭神父交談。演奏台也會有燈光:綠燈指示演奏者開始彈奏,橘燈則表示快要結束了,而紅燈當然是表示立刻停止。此外還有監視器螢幕,從多個角度呈現出詩班和可容納9000人的中央殿堂的情形。

即便如此,我們有時候的確會很驚恐,這多半是外界因素造成的:示威遊行、抗議活動、各種集會活動等。大部分情況中,我們會事先從消息網絡收到警告,得知可能會發生某些事件。記得有一次,有一位熱愛鬥牛的巴斯克神父來聖母院講道,於是就有一些抗議人士打算牽一頭牛進來聖母院!當時我們收到的建議相當清楚:假如真的發生事情,台上的管風琴師就需要大聲彈奏很長的時間,管風琴可以發出110分貝的聲音,足以壓過其他一切的噪音!(待續)

本文譯自2021年4月份的 Vox Humana 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