宅家的日子,Nathan Laube這樣過!(下)

疫情宅家給我更大的藝術能量

Nathan Laube
宅家的日子,Nathan Laube這樣過!(下)

內森·勒貝(Nathan Laube,1987-)被譽為當今美國年輕世代的管風琴演奏家中最優秀的一位。他的音樂會被評價為: “他的大師級表演使全場觀眾為之陶醉”。他原本預定於今年十月來屏東演藝廳演出《藝炫屏東》管風琴音樂會,無奈受阻於疫情取消。他是怎麼渡過疫情中宅家的日子呢? 本刊特請柯可心在學校專訪「疫情下的音樂家 Nathan篇」。

-你覺得線上的管風琴音樂會,是否會成為可行的好方法嗎?
我認為,線上音樂會在目前是一種可以接受的替代方式,但並不能取代現場演奏。對於管風琴家而言,了解一首音樂作品的整個脈絡和背景,是不可或缺的工作。在一棟壯觀華麗的建築物裡,用一座精緻的管風琴來發揮音響效果,演奏出充分展現宏亮音色的完美樂曲,絕對是無與倫比的美感經驗。

-德國斯圖加特國立音樂與表演藝術學院是全世界最好的管風琴學府,你將從今年開始在此任教,對於日後的職業生涯與個人生活,有什麼想法?
我極為榮幸獲邀加入德國斯圖加特國立音樂與表演藝術學院,接替我的老師盧曼博士(Prof. Dr. Ludger Lohmann)的教職。我2013年從這個學校畢業時,壓根不可能想到會有這樣的機會,因此就回到美國,開始在伊士曼音樂學院任教。對於日後能夠與來自世界各國、最有才華的學生一同學習,我既興奮又激動。斯圖加特國立音樂與表演藝術學院擁有悠久又豐富的傳統,數十年來在管風琴教學方面執全世界之牛耳,當代許多最重要最有創意的管風琴家,都曾就教於本校優異又多樣的教師群,而且校內設備極佳,收藏了代表多種管風琴曲「學派」的各種不同的重要樂器。無論對於學生或教師而言,能夠接觸到各種聲音和觸感、與自己摯愛的音樂有所連結,真是像做夢一樣美妙。斯圖加特位於歐洲的中心位置,搭火車到好幾個最重要的古老管風琴所在地都不遠,可以說是一個獨一無二的「管風琴實驗室」,我非常高興能再次來到這裡盡情探索。校內的教師群和學生們具有超乎想像的多樣性,也形成極為重要的優勢,讓我們每天都能接觸到非常多傑出人才,以及非常多有趣又截然不同的想法。因此我非常希望自己也能對這個偉大的學校帶來一點點價值,與大家分享個人的觀點和經驗,為這些極有天份的年輕管風琴家們扮演好教師和演奏家的角色。

-面對目前的情勢,你得到什麼最重要的啟發?你對於美國將來的音樂、文化和藝術仍覺得有信心嗎?
我們肯定不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重大挑戰,而歷史已經說明挑戰是可以克服的,甚至可以說結果焉知非福!其實關鍵或許就在於找尋機會、不要絕望。美國在許多層面上正值一段極度複雜又艱困的時期,不管是政治、社會經濟還是文化方面。我當然很關心這些事情對於美國的文藝活動——不是由政府贊助,而是私人出資的——會有什麼影響,但我相信還是有不少人懷著熱情和忠誠度,為美國的文藝活動和教育繼續努力不懈,致力於維護和提升現況。我絕對願意成為其中的一員,我們還有很多工作可做。

-最後要請你對全世界的管風琴家說幾句話。
用更大的熱情投入音樂吧!把握機會,盡量多認識我們的樂器、音樂作品、歷史背景,還有周圍的整個世界!藝術作品都不是在真空狀態下創作出來的,而是會反映出整個環境,而且會吸引我們的好奇心。雖然聽起來有點怪,但我建議需要多留意身邊的人事物。藝術家的工作有一大部分就是隨時留意:注意各種模式、行為表現、潮流趨勢、美好的東西、醜陋的事物、困難的事件、有趣的事物、可悲的事情……。要注意這些現象然後做出反應,讓它成為你的一部分、你在世界上的經驗的一部分。在這個時代,我們很容易會不再隨時留意人事物——往往要留意最單純的小事——但這個令人驚奇的世界上有太多事情值得注意了!(全文完)

訪問:柯可心 (就讀於斯圖加特國立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,學習大鍵琴、西方早期音樂Early Music、與管風琴)